我院教师积极参加学校红色家书诵读活动
来源:应用化工学院   作者:应用化工学院   点击数:604   日期:2022-06-09

为推动党史学习教育常态化长效化,深化拓展“传家风、立家规、树新风”活动成果,进一步促进党员干部职工筑牢初心使命,涵养清风正气,不断汲取前进的力量,68日下午,学校在图书馆四楼马克思主义读书会举行红色家书诵读活动。学校党委副书记、纪委书记、工会主席陈淑娟出席活动并讲话。

活动中,来自学校各分会的12位老师声情并茂地诵读了夏明翰、陈觉、左权、钟志申、邹绍孟等革命烈士及毛岸英、邓颖超、钱学森等革命先辈的家书。应用化工学院青年教师张洪威老师参加了活动,他声情并茂地诵读了革命先辈陈觉写给妻子赵云霄的家书——《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封信》,向大家讲述了陈觉同志在大义之外,为人子、为人夫和为人父的深情大爱;传递了先辈们为国、为党、为民无私奉献的民族大义;展示了红色家书字里行间的真挚情感。

陈淑娟强调,通过红色家书诵读活动,全校党员干部、教职工一定要筑牢初心使命、涵养清风气正、汲取前进力量,立足岗位,担当作为,勇于奉献,为推进学校高质量跨越发展,奋力创建职教本科院校作出积极贡献,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!

红色家书背景资料:

陈觉,原名陈炳祥,1903年,陈觉出生在湖南醴陵一个富豪家庭。7岁入私塾读书。1922年,考入醴陵县立中学。1923年秋,与同学蔡申熙、左权等人组织进步组织"社会问题研究社",并任新刊《前进》周刊主编。1924年,先后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和当选为醴陵县学生联合会负责人。曾积极参加与组织县城各界开展反对育婴堂盗卖地产的斗争。1925年春,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曾任湖南省委特派员,中共醴陵县委组织部部长等职。192810月,陈觉逝世,年仅25岁。

赵云霄与陈觉照片)

陈觉同志与赵云霄同志于1925年冬季,进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,在学习期间两人情投意合,便此结为夫妻;1927年一起回国参加革命。192711月,赵云霄跟随陈觉到湖南醴陵参加了年关暴动,在不久后他们被调回中共湖南省委机关,组建湘南特委。1928年,两人在为党工作时,遇到叛徒告密,陈觉与赵云霄分别被敌人逮捕。反动当局对他们多次审问,残酷折磨,但他们宁死不屈,表现了共产党人的高尚气节。192810月,陈觉就义,年仅25岁。1929326日,赵云霄在长沙从容赴死,年仅23岁。信中充满了陈觉对于自己父母的愧疚之意,对自己无法为父母尽孝的愧疚,表达遇见妻子的幸福,以及为国捐躯的决心。

家书正文

云霄我的爱妻:

这是我给你最后一封信了,今天,我就要被处死了,你正孕育着咱们的孩子,不要因为我的死而过于悲伤。将来无论生男生女,我们的父母都会来抚养他的。我的作品以及我的衣物,你可以选择一些给他留作纪念。

你迟早将面对同样的死亡,我已请求父亲把我们两人合葬在一起。以前我们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鬼神,现在我却更希望真的有鬼神存在,好让我们在天成为比翼鸟,在地成为并蒂莲,永远恩爱,世世缔缘。

回忆我们两人在苏联求学时,互相切磋,互相勉励,课余时间闲谈琐事,共话桑麻,假期中或滑冰或避暑,形影相随。去年返国后,你路过家门而不入,与我一路南下,共同工作。

你在事业上、学业上所给我的帮助,是比任何教师任何同志都要大的,尤其是前年我身染重疾,病入膏肓,自己都觉得将成为异国之鬼的时候,幸亏得到你日夜不离的殷勤看护,才转危为安。如果那时候我就死了,可以说是轻于鸿毛,但是今天赴死,却是重于泰山的。

前天父亲来看我,他还在设法营救我们,他的诚意令人感动,但我们是宁愿玉碎也不愿瓦全的。父母费了不少苦心才使我们长大成人,尤其是我那慈爱的母亲,我当年是瞒着她出国的。我的妹妹时常写信告诉我,母亲为了惦念她在异国的儿子天天流泪,我现在也懊悔,这次在家乡工作期间,竟没去见她老人家一面,到如今已是死生永别了。

前天父亲来时我还活着,但是明天再来只能看到儿子的尸体了,想到我死后父母的悲伤,我也不觉流泪了。云霄,谁无父母,谁无儿女,谁无情人!我们正是为了救助全中国人民的父母和妻儿,所以牺牲了自己的一切。我们虽然是死了,但是我们的遗志自有未死的同志来完成。大丈夫不成功便成仁,死又何憾!

此祝,健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觉 手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九二八年十月十日

 

 

学校地址: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护国大道733号 联系电话:0830-3150415 传真:0830-3150329 邮编:646005